市场化大浪淘沙


创业板发展符合预期


创业板被誉为创新之板、成长之板,自2009年启动以来,创业板切实践行培育增速快、科技含量高的龙头公司的历史使命,一大批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在创业板的土壤中逐渐成长。


“大浪淘沙,沉者为金,”一学者指出,站在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这一历史节点来看,创业板是成功的。创业板改变了中国的融资结构,让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得到了直接融资的支持,为诸多创新企业提供了宝贵的发展机会。


具体来看,2009年至2012年上市的354家公司中,上市当年至2019年,半数公司保持增长,其中32%的公司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在10%以上。“1/3的公司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超过10%,这一突出的业绩符合社会各界对创业板培养一批优质公司的期望,”前述学者指出。记者也发现,目前创业板指前20大权重股中,有12只是在2013年以前上市,占比60%。绩优的龙头公司成为创业板乃至我国经济增速换挡过程中的压舱石。


数据显示,从2013年前上市的354家公司来看,通过IPO、再融资等方式累计融资7205亿元。相对应的,前述公司2010年至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从122亿元增至2061亿元,增幅达1589%,远高于同期中国GDP的增幅。


“头部引领”效应显现


理性看待“成材率”


作为一家老牌投资机构,基石资本见证了创业板的创立、发展。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业板既有狂热的追捧,也伴随着质疑声。对于曾经出现的“三高”、“跟风式、忽悠式”重组等问题,张维认为,资本市场所有新生事物都会遇到各种挑战,这些挑战境外的市场以及国内其他板块同样也曾遇到过,并非创业板单独出现的。“即便是纳斯达克,它也出现过科技股的泡沫,泡沫破裂之后,剩下的企业中诞生了伟大的公司。”


大浪淘沙过后,创业板已经涌现一大批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如迈瑞医疗(300760,股吧)、宁德时代(300750,股吧)等。伴随着龙头企业的快速发展,创业板“头部引领”效应显现。


前述学者认为,头部公司产生绝大多数净利润并决定板块盈利质量是世界各主要市场的普遍规律。纳斯达克和伦敦交易所主板市值前10%的公司,贡献的净利润分别占板块整体利润的96%和89%;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0%和11%,远高于市值规模后50%的尾部公司-13%和-6%的水平。


他进一步指出,大量企业经过资本市场的洗礼,也出现分化。然而,业绩两极分化是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的自然优胜劣汰的结果。纳斯达克每年约有8%的公司退市,其中约一半是强制退市;纽交所的退市率约为6%,其中约1/3是强制退市。资本市场的重点在于是否能让“尖子生”脱颖而出,发挥对整个板块的带动作用,而不在于要求不切实际的高“成材率”。


市值涨幅匹配业绩


价值发现功能完备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实体经济遭受严重打击,相关企业举步维艰。但是也看到,具备新经济属性的企业展现强大的适应能力。


反映在资本市场上,有着业绩支撑的科技型企业受到资金的青睐。这正是创业板逆势大涨的深层原因。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创业板涨幅32.47%。将时间拉长至2019年以来,板块累计涨幅超过90%,蓝筹股带动是本轮上涨的主要动力。创业板指前十大权重股合计权重达39%,在上述区间平均涨幅超过150%,这些公司上市首年至2019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31%。


一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创业板作为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的聚集地,必然受到投资者的关注和追捧,其股价必然会产生高出市场平均水平的溢价。高科技产业公司股票适度溢价,有利于促进居民储蓄有效转化为资本市场长期资金,支持科技企业募集更多资金用于研发生产,也能激励更多创业者投入资源和智慧。


前述券商分析师指出,创业板2019年以来上涨行情的背景是长期大幅下跌以及全球科技股的整体上涨。第一,创业板股票有修复的内在需要。创业板股票2016年至2018年持续下行,累计下跌54%,同期上证50和沪深300仅分别下跌5.3%和19%。第二,贸易摩擦促进企业自主创新。创业板以科技行业为主,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以来,美国在多项关键技术及设备出口方面对中国设置障碍,倒逼相关行业国产替代、自主研发,促进电子、通信等科技板块走强。第三,相比于传统行业,科技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小,恢复生产速度较快。从去年科创板推出受到投资者追捧,到今年纳斯达克指数快速收复失地并创出历史新高,全球科技股整体上涨也带动了创业板行情启动。


前述学者指出,高波动是全球资本市场科技板块的共同特征,只要创业板市场守住不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应对周期性的波动予以更大的容忍度。同时,该名学者也建议,作为全球最活跃的市场之一,创业板市场不可避免地存在各类炒作现象,监管层应密切关注二级市场波动,打击热点炒作和利用信息披露操纵市场的行为,维护市场稳定。